主页 > 管家婆桂牌 >

管家婆桂牌

朱日和:两代装甲兵永生难忘的情结

发表日期:2017-12-04 10:48   编辑:jianzhan01.com

朱日和:两代装甲兵永生难忘的情结

  原标题:大鹏大势大风歌 朱日和"沙场阅兵"有感

  编者按:朱日和训练基地,亚洲最大、解放军最先进的陆空军军事训练基地。对普通人而言,它是一个略显神秘的符号,因着建军90周年沙场阅兵的金戈铁马,才真正一睹真颜;而对两代人装甲兵来说,这片满浸着心血的热土,则存留下他们最深的眷恋和记忆。从1957年初建时简单的装甲兵训练场,到如今声名赫赫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,朱日和已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历程。

  作为一名戎马四十载的装甲兵人、朱日和发展的见证者,韩军先生在《大鹏·大势·大风歌》中,以饱含深情的笔触书写了朱日和的六十年,展现了我军装甲机械化部队发展的一个侧影,既是对两代装甲兵人的致敬,又是对后生开创新辉煌的寄语。本网拟分四篇连载韩先生的大作,作为对朱日和训练基地六十年的纪念,也谨此表达对人民军队建设者的敬意。

  2017年7月30日上午,庆祝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隆重举行。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检阅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。这是习近平乘车检阅部队。/新华社

  公元2017年7月30日,对朱日和来说无疑是个大日子。是的,这是一个将永久载入史册的日子。这一天,我们党、国家和军队的最高领导人,第一次踏上这块蒙语意为“中心”的神圣热土;检阅了被誉为英雄军队的三军将士;在这里向全世界(当然也包括敌人)庄严宣告:这支饱经沧桑的强大军队,将坚决捍卫国家和民族的利益,打败一切敢于来犯之敌;将向着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方向,以无坚不摧的磅礴气势砥砺向前!等等,等等。这些都足以让朱日和名扬四海,名垂史册。

  今年,恰逢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迎来六十周年华诞,它已由昔日荒漠的戈壁滩,变成硕果累累的现代化演兵场,这是前所未有的辉煌。它将告慰为它的诞生、成长、壮大,而坚贞不渝付出艰辛的两代装甲兵人!告慰六十年来曾在这块沙场上磨砺过的成万、成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坦克兵们!

  在今天,军人节日里,我们很怀念他们,怀念那些成千上万的第一代装甲兵人,怀念他们为人民装甲兵所开创的不朽业绩,向他们致军礼!

  苍天有眼,请让那些已逝去的装甲兵的先人们、开拓者们、父辈们看看,朱日和今日光焰万丈的辉煌。我们用心都会从不同侧面,看到我们的父辈们的微笑。

  朱日和以及朱日和演习场与装甲兵两代人有着永生难忘的情结。

  在军委装甲兵大院里生长的孩子们,大约在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,都吃到过黄羊肉,那就出自于朱日和。1957年原军委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大将与内蒙古自治区主席、内蒙古军区(大军区职)司令员兼政委乌兰夫上将,商定在内蒙古中部四子王旗与苏尼特右旗跨旗界的地方,划出一块1000余平方公里的区域,作为装甲兵部队的演习场,可满足一个坦克师规模的进攻演练。由此诞生了朱日和演习场,定为正团级单位。按照军委装甲兵老一辈讲,俗称内蒙靶场。除此之外,军委装甲兵还管辖一个阳坊靶场。

作者在朱日和驻训时照片

  同样,生长于军委装甲兵大院里的孩子们,在文革初期停课期间,被组织到阳坊靶场进行集中军训。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阳坊这个地方在八十年代以后因涮羊肉而闻名,恰恰这些羊肉大多源于朱日和及其周边地区。这个场地,为驻京周边的坦克部队,装甲兵所属的几所院校,提供坦克战斗射击保障。它还曾作为我军装甲兵的一个窗口,七十年代以来曾许多次为外国外军首脑及军事代表团,进行军事表演。担负表演任务的正是,我曾服役过的那支负有盛名的坦克团队。

  从地理位置上讲,朱日和地处内蒙古中部,乌兰察布市(集宁)与二连浩特市连线之间,是集二铁路线(集宁至二连浩特)的一个车名,属苏尼特右旗下辖的一个镇。为内蒙古草原,海拔约在1200米左右,整个地区大多是戈壁沙漠草原地,水源稀缺,老百姓以畜牧业为主。当地特有一种韭菜花,而盛产著名的苏尼特右羊,一直是北京,乃至华北地区涮羊肉的首选。闻名于世的老字号北京东来顺,它的羊肉就来源于朱日和地区。

  朱日和镇相距朱日和演习场约二十余公里。最初的新、老场部,位于察汗敖包周围,这是演习场内相对地势较高,又有水源的地方。距赛罕塔拉(苏尼特右旗府)约六十公里,四子王旗一百二十公里,距二连浩特市近一百九十公里,集宁三百二十公里。察汗敖包就是一个高地,是一个由矿石、土和杂草混合而成的,大约有四、五个篮球场大小的一个高坡地。敖包的顶部建有一盏标示灯,即可标高亦可标定方向。最准确的标识方向要配合指北针使用,夜间还需结合北极星来综合判定。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那几年,有传言国家已勘明,朱日和场区内有一个很大储量的黄金矿脉,察汗敖包本身的矿石含金量就很高。那几年在新场部住,我每天或早或晚都要爬爬敖包,登高望远。每次都要看看敖包西北侧,被偷挖者逐步挖成的坑。据讲,他们总是利用夜幕偷挖偷运,还真有人练出了金锭,打出了首饰。

  2017年7月30日上午,庆祝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在朱日和联合训练基地隆重举行。这是坦克方队接受检阅。/新华社

  演习场经过前三十年的建设,除可保障装甲兵部队师、团规模的合同战术演习外,还可满足装甲坦克分队战术和技术训练,尤其是能保障实弹射击训练。围绕察汗敖包,原演习场依据水脉走向,打了若干口水井,井井相距三到五公里,甚至还远些。围绕这些井,选择地势较高且背风的地方,盖了一些极为简易的平房(大多没有门窗)。驻训期间由部队首长机关、连队食堂使用。部队撤场后,则是放牧者圈羊的地方。

  部队入驻通常营以下分队搭建帐篷住宿,还需修建简易的坦克和轮式车辆临时停车场、弹药库和厕所。厕所多为凹地式,有女兵时还需要搭建围栏。这些住宿生活条件虽艰苦了点,但十分广阔的训练场,则对驻守内地的装甲兵部队来讲,是可望不可及的。尤其在当前训练场地缺乏,已严重阻碍着部队战斗力的生成和发展,则显得尤为稀缺和珍贵。

  有外军报道,军队在这里建立陆军训练基地,眼光独到,一是地形很全,诸如山地、河流、丘陵、平原、沙漠戈壁都有;二是气象很全,风云雨雪,酷热严寒都有,据当地人称,白毛呼呼即风雪相加,黄毛呼呼即风沙想加;三是靠近边界,在这里练精的部队,也是戍边的支点。想到这里,我又为老一辈装甲兵人的高瞻远瞩、远见卓识而肃然起敬。

  我们这一代军人,尤其是装甲兵人,特别是在北京军区坦克部队里当过兵的人,都与朱日和有着深深的情缘,有的会终生不忘。

  我有一位尊敬的老大哥陈济武局长(曾任北装作训处和军委装甲兵作训处参谋)告诉我:“不能忘记1975年初秋,郭副司令员带领我们一行人,到察汗敖包勘察了场地基本情况后,与军委装甲兵首长机关商定,安排部队轮流驻训。自此每年五月到九月,北京军区装甲兵二十多个团分批轮流,去朱日和完成在驻地难以完成的战术训练任务。军区装甲兵组成驻训协调指导机构,负责部队训练,我每年都在。”

1979年8月,原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郭应春在朱日和训练场驻训时,在住的帐篷前留影(郭振峰提供)

  是的,朱日和在文革中曾停用很久,直到北京军区装甲兵郭应春副司令员(红军时期任过团长、坦克一师当过师长),带机关人员又重新启动了朱日和的功能,才使得这块沙场又热了起来。从1976年以后,每年约五至十月份,这里都是马达隆隆、风尘滚滚、热闹非凡。一批批装甲健儿上演着,一幕幕生生不息、永不言败的“战争”剧。

  凡在北京军区装甲兵部队服过役的人,在装甲兵院校学习即将毕业的学员们,都多次到过朱日和驻训。最近十五年时间里,我陆军所有成建制的作战部队,还包括特种部队、通信部队、陆航部队,以及后装保障部队都或多或少到过朱日和,参加驻训或演习考核。应该讲朱日和在全军若干个大型训练场中,当首屈一指。    

  请注意,重启朱日和,这是一个具有开创意义的决策,是对陆军部队建设产生重大而深远影响的决策。由此,北京军区的装甲兵部队率先实行轮流驻训,每年分三批组织,每二至三年安排一次。这种成建制、实装实弹、全要素、全过程的集中驻训方式,不仅解决了坦克兵缺少战术训练场的问题,还开创了一个崭新的组训模式。时至今日,几十年过去了,这种创新模式仍在传承延续,并为其它军兵种部队广为借鉴效法。

杜卡迪大魔鬼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琼ICP备11000986号 | Copyright 2013 jianzhan01.COM 建站之家 Co.,Ltd.